阅读,向自由王国慢慢的靠近

阅读,向自由王国慢慢地靠近


郭志明


安处尘世,我们常常会浑浑噩噩:斗转星移,我们难知其理;风霜雪月,我们难解风情。所以智者总是选择阅读,因为“大自然是上天最伟大的创作,但是人类最伟大的创作全部都在书本里。”(德国文学家赫曼赫塞)


读书是没有任何条件的,随时可读,随处可读,只要能汲取营养就行。那些阳台上品茗而读、寒夜中拥衾而读的温馨,只不过是所谓有情调者的一种小意趣。但在图书馆中读书,毕竟还是很令人神往的。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说过: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这应该是对图书馆这一精神实体的最美的赞誉。因为在那里,你接触到的是灿烂、丰富和无限,你感受到的是恬静、神圣和永恒。天堂应该是人类精神的神圣归宿,图书馆就应该是天堂的模样,给人无尽的惬意、浪漫和家园的诗情。


如此,如果我们把阅读仅仅定位在释疑解惑、感知美丽的层面,似乎就显得太低矮了一点。因为阅读后知人论世、格物致知,谁都可以做到,毕竟还是处在物质的层面,属于必然王国的范畴,顶多让我们活得清楚、看得明白而已。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说:“阅读是有重量的精神活动。”那是把阅读上升到精神的层面。当我们与阅读为伴,越活越潇洒,越活越有尊严,越活越感到该为他人、为社会、为未来多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而且把做作为进行时,做得有滋有味、乐趣无穷,那我们就来到了自由王国,我们就到了一个更高的境界!

阅读,让我们向自由王国慢慢的靠近!

努力让学生的学习成绩好一些

努力让孩子的学习成绩好一些


·郭志明·


普遍有一种说法,认为孩子成绩不好不等于其他什么都不好,所以对成绩不好的孩子不宜歧视,而应宽松一点,让他在其他方面能有所发展。这种说法自然很有道理,我们应该因材施教,努力让每一个孩子都得到应有的发展。但孩子处于学习阶段,学习应该是他们的头等大事。老师也好,家长也好,我们还是要竭尽可能为孩子的发展服务,而这种服务最主要的是要想方设法,努力让孩子的学习成绩好一些。


大凡做老师的都知道多元智能理论,但面对一个个具体的孩子时,人们往往还是深有感触:成绩好的孩子相对来说智力也好一些,不少学习优异的学生在其他方面如做人、体育、艺术等,总体上也是比较突出的。换句话说,成绩比较好的学生往往也是全面发展的。我们经常碰到少数调皮的、不听话的孩子,学习上不投入,课后总是惹是生非,其他方面也没有什么特长。何以如此?往往是成绩不好,学业上没什么追求,精力就花在打游戏、交朋友上。要改变这些孩子的现状,可以逼他守纪律,可以逼他练特长,但千万别忘了,最好的办法还是要把他往学习上引,让他对学习感上兴趣,把精力集中到学习上来,能学多少算多少。成绩有了进步了,其他方面可能也会跟着好起来。我做班主任的时候,班上曾有一位学生成绩不好,各方面表现也不好,找他谈了多少次都收效甚微。怎么办,我还是在学习上寻求给他刺激:先让他语文考试成绩上来一点,再苦心辅导让他写了一篇还不错的作文在班上读,最后让他帮我改一些语文选择题……渐渐地,他的语文成绩上来了,对语文感起了兴趣。慢慢的,我又让别的老师鼓励他,给他搭台阶,结果还就真的见效。我跟很多老师谈及转化后进生的秘诀,大家公认的最佳路径还就是努力吊起学生学习的胃口,让孩子的学习成绩好一些。


很多人都在抨击我们的考试制度,认为它不利于人才的选拔,这自然是有一定的道理。但认为考试就只能考出学生的知识,不能考出学生的能力,对这一点,我不敢苟同。一张试卷,如果出得科学一点,是能全面反映学生的知识和能力水平的,它会考查学生的识记水平、分析判断能力、思维品质等等。考试成绩优异的可能有个别的“书呆子”,但绝大多数都是德才兼备者。这一点,已经被历史充分地证明过。封建社会的科举考试,中举的、中状元的基本上都是佼佼者,饱读诗书,明理善思,所以才能担当起经纬国家大业的责任;恢复高考那么多年,无数的高校毕业生,毕竟都成了各条战线的“顶梁柱”;现在的学子能考取诸如北大、清华这样的名校,他们的学问功底毕竟深厚一些,他们大多到底还是成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大器”。

我们教育孩子,要关注学生的全面发展。这种关心,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要想方设法,努力让孩子喜欢学习,并且学习成绩尽可能好一点。优秀的老师和一般的老师一个显著的区别,就在能不能把孩子的学习兴趣调动起来、学习精力集中起来、学习方法优化起来、学习能力强大起来、学习效果显现出来。一个学生,认真做学生阶段他所应该做的事情,并努力做好,他以后会有好的发展。“学生以学为主”,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关键是我们老师要尽其所能,义不容辞的将这句话落到实处。

咏雪诗话

雨雪霏霏 千姿百态


——咏雪诗话


才见岭头云似盖,已惊岩下雪如尘。


千峰笋石千株玉,万树松萝万朵云。


这首诗,是唐代诗人元稹的《南秦雪》,作者以奇妙的诗思,以天上雪云引出山下雪花飞舞,以千峰万树被雪覆盖联想到雪云朵朵,妙绪奇绝,境界浑然,堪称吟雪经典。


雪,天之骄子,冬之精灵。它晶莹洁白,象征着纯洁无瑕,象征着美;雪,融化为水,滋润花草,给大地著上春意,给人们带来收获。所以人们爱雪吟雪,描绘雪之姿容,想象雪之神韵,留下了不少的佳作,流传着林林的吟雪名句。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里便有“雨雪其雱”(《诗经·邶风·北风》)、“雨雪霏霏”(《诗经·小雅·采薇》)的诗句。在今后的古典诗词丛林中,咏雪诗恰似雨雪霏霏,数不胜数,且千姿百态,美不胜收:“溪谷少人民,雪落何霏霏”(曹操:《苦寒行》)写雪之盛;“萦空如雾转,凝阶似花积”(南朝·梁·吴均《咏雪》)写雪之猛;“渊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乐府民歌:《子夜四时歌(冬歌)》)写雪之广;“乱云低薄暮,急雪舞回风”(杜甫《对雪》)绘出了雪的飘舞纷扬之姿;“远山银鹤聚,老树玉龙斜。(唐·聂夷中:《雪》)描画出雪后“银装素裹,分外妖娆”的美妙之容。其他如“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卢纶《塞下曲》)、“明月照积雪,朔风劲且哀。(南朝宋·谢灵运《岁暮》)“隔牖风惊竹,开门雪满山”(唐·王维《冬晚对雪忆居士家》)、“水声冰下咽,沙路雪中平”(唐·刘长卿《酬张夏雪夜赴州访别途中苦寒作》)、“一条藤径绿,万点雪峰晴”(唐·李白《冬日归旧山》)、“斜阳疏竹上,残雪乱山中”(唐·韩翃《褚主簿宅会毕庶子钱员外郎使君》)等都是吟雪名句。


咏雪诗中有不少是以雪为描写对象或纯粹描写雪景的。《世说新语》载:一个雪天,谢太傅谢安聚集家人研读诗文,看到户外雪下得很大,高兴地问:“白雪纷纷何所似?”侄子谢朗说:“撒盐空中差可拟。”侄女谢道蕴说:“未若柳絮因风起。”谢道蕴因为把雪比作风吹柳絮满天飞舞而获得“才女”的美称。这首《咏雪联句》直接描写雪景传为佳话。晋·陶渊明《癸卯岁十二月中作与从弟敬远》也紧紧围绕雪来写:“凄凄岁暮风,翳翳经日雪。倾耳无希声,在目皓已洁。”寒风中雪花终日飞舞,不知不觉中眼前全是洁白的画面。清代郑板桥的《咏雪诗》家喻户晓,耳熟能详:“一片二片三四片,五六七八九十片,千片万片无数片,飞入芦花都不见。”诗人以数字入诗,将雪绘描得活灵活现,饶有意趣。清代著名戏剧家洪升《雪望》云:“寒色孤村暮,悲风四野闻。溪深难受雪,山冻不流云。鸥鹭飞难辨,沙汀望莫分。野桥梅几树,并是白纷纷。”诗人如画家写生,手执画笔,饱蘸颜料,挥洒自如,尽兴描绘具有美感意义的雪景图:先交代时间和地点,接着从听觉方面写处处风声急,继而用虚实结合的手法,突出了“溪深”、“山冻”,紧扣一个“雪”字。后四句具体描绘雪景,以沙鸥与鹭鸶难以辨认,“沙”与“汀”不能区分来映衬大雪覆盖大地的景象,扣住一个“望”字来写。最后两句写几株梅树枝头上都是白梅与积雪,令人分不清哪是白梅哪是积雪,创造了一种扑簌迷离的意境,可谓咏雪诗中纯粹描写雪景之代表作。


像其它的诗一样,除了真正纯粹写雪的,还有不少的咏雪诗是情景相生之作。诗人往往由景而情,或触景生情,或者寓情于景,通过咏雪表达特殊的情感。这里,有的是“景”与“情”分别开来,一般是先写景后抒情,如唐代诗人高骈的《对雪》:“六出飞花入户时, 坐看青竹变琼枝。如今好上高楼望, 盖尽人间恶路歧。”前两句描写雪景,为下文的抒发情感作了铺垫。后两句抒情,以希冀大雪覆盖“人间恶路歧”来表达诗人铲平人间罪恶的心愿,使上文的写景有了着落,可以说情由景起,景为情染;有的是将“景”和“情” 融为一体。如唐代柳宗元的《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山雪。”从表面看,这首诗犹如一幅风雪寒江独钓图,其实,他创造了“象外之象,景外之景”,风雪寒江独钓图中,分明蕴藉着诗人在政治革新失败后不屈而又孤独的情绪,景中有情,情景“互藏其宅”,水乳交融,“妙合无垠”。读之,令人回味无穷,领略到“韵外之致”、“味外之旨”。其它如唐朝刘驾的《苦寒吟》:“百泉冻皆咽,我吟寒更切。半夜倚乔松,不觉满衣雪。”唐代祖咏的《终南望余雪》:“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唐代孟郊的《洛桥晚望》:“天津桥下冰初结,洛阳陌上人行绝。榆柳箫疏楼阁闲,月明直见嵩山雪。”这些作品,诗人都是寓特定情感于诗歌之中,需要读者知人论诗、知时论诗,这样才能真正把握作品的意境。


作为一种特殊的形象,雪的形成与消逝、雪的形状与特征都给人无限的联想、想象的空间,所以诗人们吟雪时,大都善于运用比喻、衬托等表现手法来状物、来抒情。唐代李白这样形容雪花:“燕山雪花大如席,纷纷吹落轩辕台。”(《北风行》)“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手。”(《嘲王历阳不肯饮酒》)宋之问则把满庭雪疑作林花开:“不知庭霰今朝落,疑是林花昨夜开。(《苑中遇雪应制》)李商隐《对雪二首》将雪花写得轻盈可爱:“旋扑珠帘过粉墙,轻于柳絮重于霜。”宋·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五十四引《西清诗话》载张元作《雪》诗:“战退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这里,“玉龙”形容飞雪,“败鳞残甲”形容雪片乱舞如鳞甲之片纷纷坠落。元·黄庚《雪》:“江山不夜月千里,天地无私玉万家。”诗中,“玉”喻白雪。尤值一提的是韩愈,他的《春雪》诗虽然也向前人那样用花比雪,却写出了新意,写出了特色:“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以花比雪,前人的诗往往侧重于形似,而韩愈的诗则注意形神兼备,既绘出了落雪如花之形,又传出了落雪之神——作飞花旨在为人间展示春色。显然,这里的“白雪”人格化了。


用比喻来写雪,有的用一物作比,如“最爱东山晴雪后,软红光里涌银山”(杨万里:《雪后晚晴,四山皆青,惟东山全白……》),用“银”比雪,既形象,又有气势。也有的以多物作比,如庾信的《郊行值雪》诗:“……雪花开六出,冰珠映九光。还如驱玉马,暂似猎银獐……君一狐白,唐侯两骕骦……”前四句以六瓣花之形状,以“冰珠”比雪之光泽,以“驱玉马”、“猎银獐”比雪之色彩、雪之动态。后两句以孟尝君洁白的狐裘,唐成公洁白的良马比雪之色彩。这是博喻,从不同角度描写雪,“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


运用衬托手法写雪,具有代表性的诗作有白居易的《夜雪》:“已讶衾枕冷,复见窗户明。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作品以屋内衾枕不暖,屋外雪压竹枝来衬托雪之大、雪之寒。如此写法,较之直说雪大而寒要有韵致得多。岑参的《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中写雪景,也采用了衬托法,脍炙人口:“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翻。”

东风夜放花千树

东风夜放花千树


——元宵诗话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风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这是南宋著名词人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作品描绘了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人们张灯结彩、喜笑颜开的欢庆场面:形态各异的花灯争奇斗艳,五彩烟花宛如无数星星从空中吹落。一匹匹骏马拉着雕满花纹的宝车川流不息洒下一路馨香,悠扬的箫声婉转悦耳,那些耍鱼灯、舞龙灯的俊男靓女通宵尽情欢乐……


     元宵节又称“元日”、“元夜”、“元夕”、“上元节”、“灯节”等,从汉代开始,就被作为祭祀、祈福的日子,并逐渐形成观灯、赛灯、吃汤圆等特定的风俗。到了唐代,元宵及前后各一日,正式成为国定假日,宫城搞花灯展览,富豪人家设彩楼、搭山棚。这样一个热闹的节日,到了诗人笔下自然也就盛况再现了。“九陌连灯影,千门度月华。倾城出宝骑,迎路转香车。烂漫惟愁晓,周游不问家。更逢清管发,处处落梅花。”这是唐代诗人郭利贞的《上元》诗,诗人再现了元宵那天月光普照、灯火相连、香车满街、笙歌遍地的灿烂景象,也表现出人们惟恐时光逝,周游不问家的节日心态。明代唐寅《元宵》诗云:“有灯无月不娱人,有月无灯不算春。春到人间人似玉,灯烧月下月如银。满街珠翠游春女,沸地笙歌赛社神。不展芳尊开口笑,如何消得此良辰。”诗人描绘出正月十五灯光月光交相辉映的独特美景,又再现了节日四处笙歌、欢赛社神的特有风俗,更写出了游人的开怀行乐、纵享节日的欢愉,作品洋溢着节日的氛围。明代另一诗人高启写《正月十六夜至京师观灯》:“天街争唱落梅歌,绛阙珠灯万树罗。莫笑游人来看晚,春风还似昨宵多。”诗人写的是十六观灯,却带出了十五的盛况,相互映衬,诗味浓浓。


    元宵节除了观灯,民间还有耍龙灯、舞狮子、踏高跷、划采莲船等娱乐活动。而吃“元宵”则是每一个家庭都要上演的重要节目。元宵,民间又叫“汤圆”、“元子”,是用糯米粉包馅制的食品。清代符曾的《上元竹枝词》云:“桂花香馅裹胡桃,江米如珠井水淘。见说马家滴粉好,试灯风里卖元宵。” 这首诗就形象的写出了元宵的用料等。关于元宵,还有一则故事:辛亥革命后,一天,窃国大盗袁世走在街上,听见卖元宵的拉长声音喊道:“元——宵”,心里一惊:元与袁、宵与消同音,元霄就是我袁世凯要消失了,不吉利,于是从1913年起,禁止叫“元宵”,只能叫“粉果”。不过,历史潮流滚滚向前,袁世凯早已“袁消”了,可老百姓喜欢的“元宵”今天仍叫“元宵”。


“诗言志”,不少的咏元宵诗并不以再现良辰为目的,而是借咏元宵抒发诗人独特的情感。宋代欧阳修的《生查子·元宵》云: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


词的上片追忆去年元宵之夜愉快的相会,下片抒写今年元夜重临故地,不见伊人的感伤。作者以匠心独运的艺术构思,使今与昔、悲与欢互相交织、前后映照,从而巧妙地抒写了物是人非、不堪回首之感,再现了佳节之时,人间最美好的情感,令人动容。封建社会,男女授受不亲,追求爱情自由的年轻情人也许只能在一年一度的元宵灯夜,才能作一次“鹊桥”之会,他们自然十分珍惜。宋代才女朱淑贞的《元夜》诗云:“火树银花触目红,揭天鼓吹闹春风。新欢入手愁忙里,旧事惊心忆梦中。但愿暂成人缱绻,不妨常任月朦胧。赏灯那得工夫醉,未必明年此会同!”元宵之夜,情人相逢,作者既写了他们相会的欢乐,也再现了离别的忧伤,缠绵悱侧,动人心衷。


元宵节是个团聚的日子,所以一些诗人咏元宵抒发的就是一种思乡思亲的情感。“落梅穰李趁时新,枯木崖边一任春。尚爱乡音醒病耳,隔墙时有卖饧人。”范成大的《元夕》表明自己虽然对节日游乐的情景已经淡漠,但还是喜欢听家乡的口音,听着卖饧人的喊卖声,老聋的双耳也变得暂时清醒、精神为之一振;清代施闰章的《元夕诗》也表达了怀念桑梓之情:“燕台夜永鼓逢逢,蜡炬金樽烂漫红。列第侯王灯市里,九衢士女月明中。玉箫唱遍江南曲,火树能禁塞北风。惟有清光无远近,它乡故国此宵同。”身处异地,感受着节日鼓鸣灯红、人靓曲飘,诗人遥望月光,思念着故乡也是一派节日景象。


    有政治抱负、忧国忧民的人们身处节日,别有一番情感。清末诗人丘逢甲的《元夕无月》这样表达:“满城灯市荡春烟,宝月沉沉隔海天。看到六鳌仙有泪,神山沦没已三年。”“三年此夕月无光,明月多应在故乡。欲向海天寻月去,五更飞梦渡鲲洋。”光绪年间,腐朽无能的清朝政府将台湾岛割让给日本,作者心中难平。元宵这天,他遥望宝岛,胸涛阵阵,他要在梦中飞渡到台湾,收复失地,情感非常强烈!革命者夏明翰的《童谣》这样说:“民家黑森森,官家一片灯。民家锅朝天,官家吃汤丸。”诗人借元宵揭示阶级对立,表现出对现实社会的强烈不满,抒发的是推翻旧体制的强烈感情。革命烈士熊亨瀚的《客中过上元节》诗云:“大地春如海,男儿国是家。龙灯花鼓夜,长剑走天涯。”那是热血男儿的激情澎湃,抒发的是时代青年投身革命、四海奔波的豪情。


                                                     (郭志明)

咏冬诗话

咏 冬 诗 话



“七宿乘运曜,三星与时灭。履霜冰弥坚,积寒风愈切。繁云起重阴,回飙流轻雪。园林粲斐皓,庭除秀皎洁。墀琐有凝污,逵衢无通辙。南北朝诗人谢惠连的《咏冬诗》,描绘了一幅浓浓的冬景图:寒风切切,浓云密布,冰冻三尺,雪花飞舞,四处皓白,生机了无。没有了庭院的绿意盎然,没有了大道的通畅无阻,万物像凝滞了一样,消失了灵动和韵致。


是啊,冬日,“溪深难受雪,山冻不流云”洪升《雪望》);天寒色青苍,北风叫枯桑。厚冰无裂文,短日有冷光”(孟郊《苦寒吟》)。古代诗人往往从不同角度、运用不同的手法,写冬日风光,表独特感受。“蔌蔌霜力劲,沉沉山气冥。北风半夜起,吹动一天星。金朝元德明的《岁暮》描绘山间冬景:寒气猛烈,夜气沉沉,北风凛冽,吹摇满天星,清冽得使人颤栗;“汹涌风如战,萧骚雨欲残。遥峰应有雪,半夜不胜寒。”宋朝方回的《夜雨雪意》,再现的是冬天特有的景象:先是寒风骤雨,然后雪踪沓至,夜雨虽欲停,寒潮力不减,人觉寒冷侵,大雪孕育时。而越是寒冷难耐,正说明远处雪深,寒意袭人。“行人日暮少,风雪乱山深”(宋·孔平仲:《寄内》)天寒雪深,人们都躲在屋里,不再出门;而“霜严衣带断,指直不得结。”(唐·杜甫《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冬天冻得手指僵直,解衣带也不得利索,这是诗人特有的冬日感觉。唐朝刘驾的《苦寒吟》诗云:“百泉冻皆咽,我吟寒更切。半夜倚乔松,不觉满衣雪。”泉水因冰冻而流动不畅,只能发出呜咽之声,而诗人要歌吟诗歌则冻得瑟瑟发抖,夜深人静依着乔木寻找诗思,不知不觉满身披满雪花。这些作品,诗人都将自己融入环境,让我们看到冬日之景,感受到他们在冬天的独有情感,而诗人的形象也跃然于诗歌的字里行间。朱瞻基是明代皇帝,在位10年。这位明宣宗身为一国之君,倒也颇负文才。“池头六出花飞遍,池水无波冻欲平。一望玻璃三百顷,好山西北玉为屏。”这首《冬景》渲染出雪之大、雪之浓,池面接近水平,池水凝结成冰,一片水晶般世界,一望无际的冰封雪冻,远山白雪皑皑,好像屏风一样。整首诗,绘出冬天景象,画出冬景之美,给人艺术享受。


诗人们也把镜头对准了处在社会底层的贫民百姓。身处“风云俱惨惨,原野共茫茫”(庾信:《郊行值雪》)的环境,“无火炙地眠,半夜皆立号。冷箭何处来,棘针风骚骚。霜吹破四壁,苦痛不可逃。”唐代诗人孟郊的《寒地百姓吟》描绘出寒风中百姓“无地自容”的惨状:寒风如“冷箭”、“棘针”,百姓用草把地烧热了再睡,可到半夜地气上升,冰冷难耐,只好立着长号。“八年十二月,五日雪纷纷。竹柏皆冻死,况彼无衣民。回观村闾间,十室八九贫。北风利如剑,布絮不蔽身。唯烧蒿棘火,愁坐夜待晨。”白居易的《村居苦寒》运用白描手法,勾勒出贫苦村民岁寒图:饥寒交迫,还要顶风冒寒,不辍劳作,其惨状令人揪心。宋代诗人范成大《雪中闻墙外鬻鱼菜者,求售之声甚苦,有感》,描绘了这样的画面:“饭箩驱出敢偷闲?雪胫冰须惯忍寒。岂是不能扃户坐,忍寒犹可忍饥难。”尽管外面大雪纷飞,卖鱼卖菜的人也得出来张罗买卖。他们并非不能关好门窗坐在家里,饥饿逼迫着他们不得不出来谋生。“静夜家家闭户眠,满城风雨骤寒天。号呼卖卜谁家子,想欠明朝籴米钱。”(范成大:《夜坐有感》)在这满城风雨的酷寒之天,为了糊口的人们仍然在四处叫卖。然而,这些悲苦的声音又能招来多少顾主呢?读这些诗,我们不能不为诗人们关心民瘼的情愫所感染。


寒风中不少戍边将士仍效命社稷,拼杀疆场。“朔风吹雪透刀瘢,饮马长城窟更寒。半夜火来知有敌,一时齐保贺兰山。”(唐·卢汝弼和李秀才边庭四时怨》)风力尖劲,寒威猛烈,但一旦“敌情”突变,众将士动作迅速,齐心协力。“金带连环束战袍,马头冲雪度临洮。卷旗夜劫单于帐,乱斫胡儿缺宝刀。”(唐·马戴《出塞》)雪大风猛,寒气逼人,但“我”方将士同仇敌忾,威武豪迈,把敌人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和雪翻营一夜行,神旗冻定马无声。遥看火号连营赤,知是先锋已上城。”(唐·王建《赠李愬仆射》)神旗冻定,天寒至极,但士兵纪律严明,骁猛善战,敏捷神速,为国家的安定立下了赫赫战功。诗人因他们而骄傲,所以笔墨流畅,诗意明快,言情淋漓,显志尽致。


    “明月照积雪,朔风劲且哀”(谢灵运《岁暮》)、“隔牖风惊竹,开门雪满山”(王维《冬晚对雪忆胡居士家》)、“水声冰下咽,沙路雪中平”(刘长卿《酬张夏雪夜赴州访别途中苦寒作》)、“寒天催日短,风浪与云平”(杜甫《公安县怀古》),这些都是描摹冬景的名句。冬天虽然寒冷肃杀,但她毕竟是春的前奏,正如唐代诗人吕温《孟冬蒲津关河亭作》所说:严冬不肃杀,何以见阳春。”所以我们还是要记住英国诗人雪莱的诗句,对春天充满憧憬:“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郭志明)

咏蛙诗话

蛙声如潮入诗来  


——咏蛙诗话


郭志明


 


齐白石曾以“十里蛙声出山泉”为题作了一幅画,这位著名画家不画青蛙鼓腮,蹦跳欢乐之状,而绘山泉流泻,蝌蚪悠游其中,让读者想象青蛙大乐队将会演奏的动人乐章,创造了美妙的意境。我们的诗人对青蛙也是情有独钟的,那绿色小天使以其独特的美丽而成为诗人笔下的美好形象。


乱点斑斑撒豆纹,纵横聚散自成群。


桃花浪里翻香墨,柳絮池边涨黑云。


孔壁遗书端足拟,秦宫劫火岂能焚。


到头借得风雷便,脱略凡胎闹夕曛。


这是明代张维的《蝌蚪》诗,前四句写青蛙的前身蝌蚪,描写出纵横聚散,如墨如云的形状,让人们看到他无所不在,充满生机;五、六句以孔府旧宅墙壁中保存的遗书中古文字的形状比喻蝌蚪;最后则以传说告诉人们,蝌蚪变成青蛙要挟持风雷,才能从蝌蚪的“凡胎”蜕变成青蛙的“仙质”,从而突出了青蛙这一“灵物”的荦荦不凡。


宋代诗人曹豳在他的《暮春》诗中这样写道:“门外无人问落后,绿阴冉冉遍天涯。林莺啼到无声处,春草池塘独听蛙。”诗人选取暮春景物,描绘暮春画面,而青蛙则是这一幅暮春图中的重要角色,独占画面一角,显示了其独特的价值。不难想象,若无那悦耳动听的蛙声,纵绿阴便地,落花飘香,春的活力也不那么明显,诗的情调也就升朗不起来。事实上,当夏日凉风习习,伴送来阵阵蛙鸣,那惬意,真让人心醉神迷。“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宋·辛弃疾:《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这首小令,所以脍炙人口,不能不说是因为有那句“听取蛙声一片”。那如潮般的蛙声,唱的是丰收曲,吟的是快乐篇,此起彼伏的蛙声,给人带来喜悦,给人带来希望,听着这美妙的乐曲,谁能不兴高采烈?


轻衣软履步江沙,树暗前村定几家。


水满乳凫翻藕叶,枫树飞燕疏桐花。


渡头正是横鱼艇,林外时闻响纬车。


最是黄梅时节近,雨余归路有鸣蛙。


代诗人高启的《初夏江村》,绘出了好一幅初夏江村风光图:乳凫翻动荷叶,飞燕穿拂桐花,纬车纺丝,雨后蛙鸣。在这幅秀丽的图画中,那阵阵蛙鸣使画外有声,无疑是传神美妙的一笔!


集镇自有集镇的繁华,而农村自有乡野的乐趣,那如潮的蛙声,只有在小桥流水、叶绿花香的野外溪边才能听到看到。“漠漠余香着香花,森森柔绿长桑麻。池塘水满蛙成市,门巷春深燕作家。”(宋·方岳:《农谣》)这首写农村风光的小诗,清丽淡雅,流利上口。瞧,大地花早飘香,陌上桑麻茂密,梁间燕子营巢,池中蛙声成市,造化万物,各得其所,各得其趣。唐代贾弇的《孟夏》绝句,短短二十言,将江南风光勾画的有声有色:“江南孟夏天,慈竹笋如编。蜃气为楼阁,蛙声作管弦。”作者写景,有远有近,状形状声,全用白描手法,多角度勾勒,形象甚是鲜明,这些诗,以蛙入画,共同绘就画面的辉煌。


不少诗写到蛙,并不以咏蛙为目的,而只以之起渲染烘托作用。比如南宋赵师秀的《约客》:“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夜过半,闲敲棋子落灯花。”诗人写雨夜约客未到,显得沉寂无聊的状态和心理,以“处处蛙”的热闹巧妙地衬托出环境的情景和心境的寂寞,给人们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而宋代吴涛的《绝句》写青蛙,只起交代作用:“游子春衫已试单,桃花飞尽野梅酸。怪来一夜蛙声歇,又作东风十日寒。”作者以蛙声停歇,从侧面表现天气的刚暖乍寒,在结构和内容上起到了很好的过渡作用。


由于人们观察、认识的角度不同,青蛙也并不总以美的形象出现。古代也有一些咏蛙诗,对蛙带有贬斥之意。唐代韩愈在其《答柳柳州食虾蟆》诗中这样描写青蛙:“跳踯虽云高,意不离泞淖。鸣声相呼和,无理只取闹。”,“我弃愁海滨,恒愿眠不觉。叵堪朋类多,沸耳作惊爆。”作者因上书谏迎佛骨而触怒宪宗,由刑部侍郎被贬为潮州刺史,心中烦懑难平,所以对青蛙的鸣噪反感异常。元代王冕的《虾蟆山》更是痛贬青蛙一场:“虾蟆虾蟆非令仆,无功那窃天之禄。如今虾蟆处处有,天官何不夷其族?致令骄气吹臊腥,干霄上食天眼睛。百虫啖尽心未已,假作鼓吹怡人情。三月江南春水涨,纡青拖紫争跳浪。渔父持竿不敢言,猎夫布弩空惆怅。黄童白叟相引悲,田中更有蝌蚪儿。”诗人多侧面描写蛙的上窜下跳、不可一世,可能是对人间一些丑恶现象的抨击,其讽喻的意义耐人寻味。

为人“大道” 为师“有品”

为人“大道” 为师“有品”


——我们怎样才能成为语文名师


郭志明


语文名师的成长需要培养,需要提供平台,但根本是要自己凭着对教育的热情,孜孜不倦地钻研,勤勤恳恳地实践,善于借鉴,不断感悟,有所创新,然后先在某一个方面有突出成绩,再向其他领域拓展,从而感觉越来越好,办法越来越多,成果越来越丰富,名声也越来越大,达到自我完善的境界。


一、心无旁骛志自远,不待扬鞭自奋蹄:名师需要内驱。


君子有“三不朽”之功业:“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我们从事教育工作,应该有理想,有追求,要努力在本行业有所作为。这种有为,源自内心的欲望和冲动,有了她,就会激发做好工作的热情,产生出色工作的强大力量。


1、内驱产生动力。教育工作非常辛苦,需要我们不断的付出。而要成为优秀教师,这种付出自然更大,也更艰巨。动力从哪里来?来自强烈的做优秀教师的欲望,这种欲望会让我们不吝啬自己,顽强的拼搏,并且坚持不懈。魏书生非常热爱教师工作,后来招工、提干、回城,他一次次拒绝,上百次打报告要求留下来做教师,并且越做越有劲,越做越有成就,以致做校长、做局长仍舍不得离开课堂。何以如此?因为他有“教书育人”的强烈的愿望,从与孩子的交往中产生了强烈的情感,所以执着坚韧,无怨无悔。


2、内驱凝聚精力。教师不是生活在真空,他总会碰到这样那样的问题,他也不可能躲过人世间的种种诱惑,而有了内驱,他才能义无反顾,集中精力,不管风吹浪打,不管灯红酒绿,不管事物缠杂,不管路途曲折。有位特级教师介绍自己的成长经历,谈到自己曾面对过的改行、经商、做家教的诱惑,深有体会的说:不是对教育情有独钟,我很可能心思浮动。我不后悔,几十年的“万念俱灭存一念”,我尝够了教育的甜蜜。


3、内驱激发创力。有了强烈的内驱,你就会不断进步,不断攀登,不断优化教学,不断思考工作的新举措。特级教师凌宗伟先追求课上得好,然后追求学生成绩好,接着努力去提高教科研水平,结合教学写了一大批高质量的论文,强烈的内驱促使他不断的创造,终于成为一个“教学教研,相得益彰”的名师。


二、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名师需要积淀。


名师不可能与生俱来,更多的是靠后天的积蓄。在具备了一定的天赋和素养之后,能否成为名师,就看你后天的积淀了。这种积淀要立足“三个阵地”:


1、              要立足文本这个阵地  读书应该成为我们的生活方式,读书为我们胜任工作奠定坚实基础,我们要好读书,读好书。我们读书的领域要泛一点,既要读专业书,也要跨学科、跨领域阅读,甚至读一些闲书,以避免“书到用时方恨少”的窘迫。我们崇尚经典,经典是永恒的星辰,经典使人厚重。陈金明教授主张语文教师背200篇散文,300首诗词,有了这样的积累,不管他过去学的怎样,他就会不一样。是的,把教材读透了,教学中就能游刃有余;把书本读多了,课堂成为一池活水,知识成为涌动的河流,从事教育就能高屋建瓴、纵横捭阖了。


2、              要立足课堂这个阵地 名师是从课堂里走出来的,而且是为研究而上课,课让你充实、让你感悟、让你反思,课让你情感丰富、思维敏锐、创力无限;名师需要“磨课”,课堂教学“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海门东洲中学俞玉萍老师教《心田上的百合花》,每上一次,都注意不同的角度,都追求不同的境界


3、              要立足生活这个阵地 名师必须好游。 泰州名师陈国祥为了教好《泰山极顶》,亲自去泰山,在山顶上找到一个最好的位置,守了一夜,正因此,教学中他才能与学生一起激情洋溢;名师要投入生活。不做生活的旁观者,而做生活的积极主人,接近孩子的喜欢,与孩子们找到共同语言。如东实验中学李凤老师带孩子们春天游桃园、秋天到狼山登高赛诗,到陕西支教带回石榴就在班上开“石榴晨会”,让学生一边品尝石榴,一边学习石榴的有关知识。


三、遍觅金针辟蹊径,取他山石自成体:名师需要博采。


名师的成长不是孤立的,他有自己的独立个性,又要“杂取种种人成为这一个”,更需要有一个促使他成长、帮助他进步的团队。这里要做到“三个有意”:


1、              有意涉及各种流派 语文教坛,名家荟萃、流派纷呈,窦桂梅的主题教学、魏书生的民主教育、孙双金的情智教育、高万祥的人文教育、钱梦龙的导读艺术、赵谦翔的绿色语文、丁有宽的读写导练、李吉林的情境教育、程红兵的语文人格教育、于漪的探求语文教学综合效应等,这些都个性鲜明,建树颇丰,我们要注意汲取,博采众长,并注意结合自己的实际,努力形成自身的特色。


2、              有意经营业务团队 一方面我们要把自己置身于团队,有任务,逼自己努力;有比较,促大家不懈,在团队中学习,在团队中进步,在团队中发展。另一方面,自己要组建团队,比如名师工作室,有那么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培养共同的兴趣,交流感兴趣的话题,研究相关的课题,在切磋中提高自己,在合作中不断提高。


3、              有意保持独特个性 有个性的教学是富有魅力的教学,有个性的教学是充满创意的教学,有个性的教学是让人永远记住的教学,有个性的教学也是最有效果的教学。要做一个语文名师,必须努力保持和发展自己鲜明的个性。这种保持和发展必须一切从效果出发,必须讲究个性的科学和完善,必须注意不断丰富和充实。


四、峰回路转渐佳境,水到渠成开镜天:名师需要“蜕变”。


名师成长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会一帆风顺,他需要一直保持清醒的头脑,一直记着自己的追求,一直不忘自己的身份,一直不弃自己的专长,走好业务成长的每一步。这里要做到“三个好”:


1要定好自己的专业发展方向 要成为名师,必须有明确的专业发展方向,不懈追求。丁卫军老师致力于“简约语文”研究,长期以来,不仅集中精力进行课堂教学的改革试验,而且孜孜不倦地钻研,为自己的实验寻求理论的支撑,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教学路径和风格,而且基本完成了理论的建构,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并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2要做好自己的研究课题。围绕专业发展方向,要确定自己的研究课题,认真立项,深入研究。李吉林老师有了教学的积累和感悟,也基本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后,从古诗的“情”和“境”的关系中受到启发,根据自己的教学积累,归纳出“情境教学”的研究课题,并一直研究下去,先后确立了情境教学、情境教育、情境课程、情境学习的规划课题,按照周期认真研究,把教学不断推向高新境界,终成当代教育家。


3要描好自己的探索轨迹。有位名师这样描绘其成长印迹:第一阶段:抢人眼球,讲课注意辞藻的华丽和知识的丰富,让学生佩服;第二阶段:略显匠心,由教师主宰变成关注学生,课堂教学以连环式提问推进,最后形成图表式板书,让学生获得清晰的印象;第三阶段:自成一体,提出“一主四步”课堂结构:以训练为主线,课堂教学分预习检测、整体感知、重点解剖、知能迁移四步,使学习具有一种整体性,体现一种科学性;第四阶段:形成风格,在过去探索的基础上,总结出“三自一导”语文课堂教学法:学生自主制定学习目标、自主投入学习活动、自主进行能力迁移。这样走稳每一步,完成了作为一个名师的成长周期。


五、春有繁华秋见木,一枝一叶总关情:名师需要“有心”。


一位名人所说,这个世界不是有钱人的世界,也不是有权人的世界,而是有心人的世界。是的,名师都应该是有心人,因为有心,他才有灵感,才会充满创造的激情。这里,要坚持“三个为”:


1名师以关注为习惯。优秀的老师一定要关注教育发展动态,关注教学模式和教学方法的改革,站在教育前沿,占领学科的制高点,从容而游刃有余。有研究成果表明,《唐雎不辱使命》是虚构的,唐雎已经134岁,已没力气,带武器见秦王,不太可能,秦王也不是坐以待毙的 。如果我们对这些新成果不知道,还在那里照本宣科,那肯定是缺乏关注品质,是难以胜任教学工作的。


2名师以思考为常规。 名师必须具有思考的禀赋,要常常思考教育现象、教学行为,并从思考中获得启发,通过思考有所改变和提高。比如学生的阅读问题,我们必须要有自己的独特见解,不仅是要学生去读,更要培养“阅读”的方法,激发学生去“悦读”,并形成“跃读”的独特路径。有了这样一些思考,我们对学生阅读能力的培养就会更有立体性,效果自然也更佳。


3名师以研究为乐趣 研究需要积累,积累到一定地步,就会去联系,去联想,去触类旁通。研究到一定程度就要及时去表达,口头与人交流,既可以把自己的成果作进一步梳理,又可充分吸取别人的意见,使自己的成果更全面、更科学;比较成熟的可形成文章,相对成熟就可投稿,暂时难以成篇的就作为素材积累起来,待时机成熟再充实完成。我们说,研究了自然成果丰硕。


六、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名师追求“至善”。


不懈追求,臻于“至善”。我们要有博大的胸襟、热爱的情怀,要有仰望天空的气质、执着不懈的精神,同时还要有乐在其中的状态。


1、为人,大智若愚。 要成为名师,就要远离功利,多做事,少言利,要记住:你最需要的是一个有利于你发展的宽松的坏境;要注意营造良好的人际关系环境,善于跟各种类型的人相处,对领导尊重,对同事看重,对社会自重,又不能自视清高,委屈要受得,吃点亏也无所谓;我们要学会自己找乐,自得其乐。教学是乐,交往是乐,做其他工作也是乐,要乐得有点痴,痴得让人羡慕。


2、为教,享受教育。名师要以教育为乐。孟子曰君子有三乐,其中之一为“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 我们要以教育为趣。陈蕴珍问金岳霖先生为什么喜欢枯燥无味的逻辑学时,金先生说是“好玩”,好玩的游戏精神使创作和研究充满乐趣 ;我们要以教学为尚。同样的内容,怎样教,效果迥异。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研究的深入,教学上的新思维、新手段、新方法会层出不穷。我们以“品味时尚”之心去领略和实践教学上的时尚,自然会不断有新意,不断有建树。


3、为生命,品味人生名师的人生应成为信仰的演绎,我们要努力将教育作为我们的信仰,相信教育的力量,坚信教育的魅力,全心全意地投入,孜孜不倦地探索,实现教育的梦想,创造教育的奇迹名师要追求每一次经历都成为愉快的记忆,一堂课的成功会产生欣慰,改变一个孩子的不良习惯会激发兴奋;名师要努力实现素质的全面发展,衣着打扮、言谈举止,都要有素质、有修养;还要多才多艺,天赋横溢。只有这样,你才能让人羡慕,令人称赏。

语文素养

语文素养


郭志明


  语文素养: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对全面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提出了明确的要求,我理解这种素养培养落实到我们的语文教学,首先是要培养学生对祖国语文的热爱之情。戴高乐曾经说过:“语言是一个民族最宝贵的财富。”而“中文乃一切中国人心灵之所托”(余光中语),作为炎黄子孙,理应传承中华血脉,热爱祖国语言。我们从事语文教学,其至要任务就是让我们的孩子以满腔热情拥抱语文,以积极的情绪投入语文的学习,并将这种感情作为伴随终身的情愫;其次是要养就学生良好的语文学习态度、习惯和技巧,这些都是让其终身受益的东西。只有具备了这些,他们才能丰富语言积累、培养语言感觉、发展思维能力;第三,要提高学生的识字写字能力、阅读能力、写作能力和口语交际能力,这些能力虽然是外显的,却凭借着内在的积淀;虽然某一方面可能比较突出,却需要综合的融通;虽然是一种独立的自成体系的建构,却需要特别适应实际的需要,也就是在现实生活中运用祖国语言文字的水平;第四,语文素养还有其重要的外显形式,这就是学生的品德修养和审美情趣,它通过我们的语文教学对学生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使他们潜滋暗长一种良好的个性、高尚的人品和健全的人格,促进其作为完美的人在诸方面能全面、和谐、可持续地发展。


  教师角色:进入新课程以后,作为教师,传统意义上“传道受业解惑”的角色定位受到越来越强烈的挑战,大家都要进行思考和调整,并进行着渐进而非裂变的角色转换。对这种变化,人们通常用三句话来概括,即教师由传授者变为促进者、由管理者变为引导者、由居高临下变为“平等中的首席”。当然,这三句话比较抽象,我感到,还是应该具体一点,好操作一点。基于我们的教学都是为了促进学生的发展这一理念,教师应该在教学活动中正确摆正自己的位置:由注重传授转向注重发展,学生不是接受知识的容器,而是活生生的、有自主能力、需开发潜能的生命体。通过教学,我们既要让学生学习和掌握知识,又要让其情操得到陶冶、智力得到开发、能力得到培养,并促使其形成良好的个性和健全的人格;由注重教师教转向注重学生学,教师不能只考虑自己怎样教,津津乐道于自己设计的精巧、教授的得法,而要关注学生学的状态、学的方法、学的效果;由单向信息交流转向综合信息交流,最优化的教学过程一定是信息量流通的最佳过程,教学过程中,要把学生个体的自我反馈、学生群体间的信息交流,与师生间的信息反馈、交流及时普遍地联系起来,形成多层次、多通道、多方位的立体信息交流网络;由控制主宰转向平等融洽,教师要改变惟我独尊的心态,扭转牵着学生鼻子走的陋习,置自己于学生平等的地位,努力创造师生在教学中情感交融、气氛和谐的良好氛围,建立新型的、融洽的、共进共生的师生关系;由统一规格教育转向有差异的教育,孩子千差万别,个性各异,用统一的规格和要求去实施教育,势必扼杀学生的个性,阻碍他们的健康成长。为此,我们要正视这种差异,研究不同学生的特点,实现因材施教的教育,让每一个孩子都能健康成长;由模式化教学转向个性化教学,教学应该有一些基本的套路,但不能落入窠臼,每一个教师有他的专长,每一篇课文有他的特点,每一个班级的学生情况各异,而教材的处理、教法的使用又因文因人而异,这就要求我们的教学必须打破模式,努力追求和实施个性化。


  传统和现代:相对于传统的语文教学而言,实施新课改必须确立新的教育教学理念,优化教育教学行为。但是,课改并不是对传统的彻底否定,而是一种扬弃,也就是课改后的语文教学必须弘扬优秀的传统,将长期以来人们积累的经验很好地融入到现在的实践当中,从而使我们的语文教学更贴近生活,更贴近学生实际,更利于培养学生的语文水平和人文素养。具体地说,我们可以从以下一些方面去努力:一是要弘扬写字教学传统,通过描红、临帖等写字训练,让学生增强对文字的识记和理解,促进人的大脑发育,培养孩子的审美能力;二是要弘扬吟诵教学的传统,语文教学反对死记硬背,但古典诗文、现当代名篇的背诵还是必须的,因为这些记忆有助于学生形成良好的积淀,从而强化自己的语文功底,增强自己的语文能力,并由此产生一些灵感,在平时的语文应用上能得心应手;三是要弘扬文体教学的传统,尽管天下文章有相通之处,但不同文体的作品有其独特之处,从不同的路径去阅读,才能顺其文脉,登堂入室。如果不注意区别文体特征,只讲究阅读的共性,那很可能难以中的入里。而从写作的角度看,不同文体也有不同文体的要求,其结构、语言、手法、技巧都各有明确的指向,所以我们在适度淡化文体的同时,还是要凸显文体特点,张扬语文个性;四是弘扬渗透教学的传统,语文是最具渗透性的学科,表现在“文”与“道”的渗透、听说读写的渗透、知识点与能力点的渗透、跨学科的渗透等。在平时的语文教学实践中,我们就要构建立体、多元的教学体系,力求使语文教学在更广阔的背景、更深邃的层面、更丰厚的建构上去培养学生的语文意识和水平;五是要弘扬淡化序列、淡化精确的传统,语文学科的呈现方式是一篇篇课文,它的知识和能力的再现具有循环往复、渐次加深的特点,没有鲜明的系列性,我们可以利用这种优势,将重要的语文信息不断的给学生以刺激,增强学生的语文素养,同时,我们还可以合理安排课文教学时间,让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接触课外阅读材料,以巩固课堂教学成果,拓宽阅读视野,养就良好的兴趣和习惯。以文字为基础材料的语文学科具有鲜明的不确定性,这就为我们学生的阅读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一方面,对语文信息的理解有时我们要不求甚解,另一方面,我们则应该充分调动学生的阅历和情感,让学生根据自己的视角去理解作品的形象和韵味;六是要弘扬写作模仿的传统,通过模式化训练,促使学生写作有体有式,合“格”合“范”,早点登堂入室,少走弯路。当然,模仿的同时要注意改进,注意创新,避免陷入机械、呆板的境地,而要显出生机,给人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