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向自由王国慢慢的靠近

阅读,向自由王国慢慢地靠近


郭志明


安处尘世,我们常常会浑浑噩噩:斗转星移,我们难知其理;风霜雪月,我们难解风情。所以智者总是选择阅读,因为“大自然是上天最伟大的创作,但是人类最伟大的创作全部都在书本里。”(德国文学家赫曼赫塞)


读书是没有任何条件的,随时可读,随处可读,只要能汲取营养就行。那些阳台上品茗而读、寒夜中拥衾而读的温馨,只不过是所谓有情调者的一种小意趣。但在图书馆中读书,毕竟还是很令人神往的。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说过: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这应该是对图书馆这一精神实体的最美的赞誉。因为在那里,你接触到的是灿烂、丰富和无限,你感受到的是恬静、神圣和永恒。天堂应该是人类精神的神圣归宿,图书馆就应该是天堂的模样,给人无尽的惬意、浪漫和家园的诗情。


如此,如果我们把阅读仅仅定位在释疑解惑、感知美丽的层面,似乎就显得太低矮了一点。因为阅读后知人论世、格物致知,谁都可以做到,毕竟还是处在物质的层面,属于必然王国的范畴,顶多让我们活得清楚、看得明白而已。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说:“阅读是有重量的精神活动。”那是把阅读上升到精神的层面。当我们与阅读为伴,越活越潇洒,越活越有尊严,越活越感到该为他人、为社会、为未来多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而且把做作为进行时,做得有滋有味、乐趣无穷,那我们就来到了自由王国,我们就到了一个更高的境界!

阅读,让我们向自由王国慢慢的靠近!

除了教育,谁还该负起教育的责任

除了教育,谁还该肩负育人的使命


郭志明


韩愈的一句“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让教师、学校、教育部门承担了无限的教育责任。孩子的好,人们不一定归功于教师;孩子的不好,人们总是怪老师、怪学校。我们经常听到一些家长评价自己“不争气”的儿子:“我的孩子就是没遇到一位好老师啊”、“我的孩子就是没能进某某学校呀”。毋庸讳言,教师是应该不断强化自己的素养和本领,学校是应该进一步全方位、立体化发挥育人的功能,但教师和学校的教育是万能的嘛?除了教育本身,谁还该肩负育人的使命?


我们都读过美国短篇小说作家欧亨利的《警察与赞美诗》,作品写一个流浪汉想方设法犯罪,然后被警察抓起来就可以进入一所监狱过冬。然而命运却总是使他不能如愿:去吃霸王餐,结果直接被打了出来;在街上寻衅闹事,却被认为是学生毕业在狂欢。最后,流浪汉在一个教堂前,因为听到唱诗班的赞美诗而得以心灵的净化,警察却感到他举动怪异,误以为他要犯罪,把他逮捕了起来。每每教这篇课文,我就会想:我们平时在教育孩子时想方设法、苦口婆心,可常常就是收不到理想的效果,而唱诗班的赞美诗却能够让流浪汉的心灵得以净化。我们有没有这样的赞美诗,应该由谁创作出这样的赞美诗?


据说在美国芝加哥中途机场,候机大厅里有一处展厅,展示的是19426月一场改变太平洋海战战局的关键战役,那场战役美国海军牺牲了300多名官兵,其中多数是舍生忘死的飞行员。乘客候机,可以在那里观看中途海战的图片展与电视片介绍,一架海军的野猫式战斗机,还有那些海战幸存者及后来的志愿者的感言。设置这个展厅的意图很明显,每一个经过此处的人都会不知不觉接受一次教育:对历史的敬意、对捐躯者的敬意、对国家和民族的敬意。这种敬意不是来自说教,却让人刻骨铭心,能创造内在的动力。这种教育比起口舌的喋喋不休不知要好多少倍。我们国家值得纪念的事件、人物、地点太多了,我们有没有进行这种精心的设计?我们有那么一些人老是在纠缠于对历史事件、历史人物的客观评价,对一些本该让人景仰的历史和人物进行剖析、暴露其阴暗面,我们是不是应该从历史和未来的角度、从对孩子负责任的角度进行教育的总体规划和精心设计?还有有了精心的设计,能不能让我们的孩子自觉的去接受教育?苏联已经解体,但现在俄罗斯的很多新婚青年都要去莫斯科红场向无名烈士纪念碑献花。想想我们,该由谁去负责也让我们的青年形成这样一种对先烈、对历史并由此延伸到对祖国、对民族的朴实的情感?日本右翼、安倍之流不顾世界舆论谴责和中韩等国的民族感情,一次又一次的参拜靖国神社,我们必须强烈谴责。但换一个角度思考,这种倒行逆施折射出的一种顽固,是不是也该给我们一些警醒、一些反思?我们不要对他们抱多少幻想,我们应致力于强化下一代爱国、振兴、发展的精神引领。


都说百年之计,教育为本,但真正落实到人们的理念和行动,真的需要顶层设计和长久规划。习总书记提出振兴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这一“中国梦”的实现,关键看我们宏观的教育,看我们的教育能培养出什么样的人才。教育其实真的不只是教师、学校、教育行政部门的事情,完成教育使命其实真的需要一个更大的系统或更强有力的统摄。我们应该有一个更高级别的教育委员会,坚定我们的信仰,不懈我们的追求,围绕着民族的未来和人才的质量进行顶层设计,把所有的教育力量整合起来。所有从事行政工作的部门都有系统的育人视野,所有从事文艺创作的部门都能弘扬正能量,所有从事资源开发和建设的部门都能考虑教育功能,这样,大家各自肩负应尽的责任,人人是教育之人,处处是教育之地,而教育部门则负责教育本身的事情。如果实现了这样的境界,我们的民族素养才能真正不断提高,我们民族的未来才能更加富有生机和活力。


教育太重要,下一代的素质和发展太重要,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太重要!全社会都要承担育人的使命,这不仅是说在嘴上,更要有落地的举措和行动。惟此,我们的教育才能是真正负责任的教育!

努力让学生的学习成绩好一些

努力让孩子的学习成绩好一些


·郭志明·


普遍有一种说法,认为孩子成绩不好不等于其他什么都不好,所以对成绩不好的孩子不宜歧视,而应宽松一点,让他在其他方面能有所发展。这种说法自然很有道理,我们应该因材施教,努力让每一个孩子都得到应有的发展。但孩子处于学习阶段,学习应该是他们的头等大事。老师也好,家长也好,我们还是要竭尽可能为孩子的发展服务,而这种服务最主要的是要想方设法,努力让孩子的学习成绩好一些。


大凡做老师的都知道多元智能理论,但面对一个个具体的孩子时,人们往往还是深有感触:成绩好的孩子相对来说智力也好一些,不少学习优异的学生在其他方面如做人、体育、艺术等,总体上也是比较突出的。换句话说,成绩比较好的学生往往也是全面发展的。我们经常碰到少数调皮的、不听话的孩子,学习上不投入,课后总是惹是生非,其他方面也没有什么特长。何以如此?往往是成绩不好,学业上没什么追求,精力就花在打游戏、交朋友上。要改变这些孩子的现状,可以逼他守纪律,可以逼他练特长,但千万别忘了,最好的办法还是要把他往学习上引,让他对学习感上兴趣,把精力集中到学习上来,能学多少算多少。成绩有了进步了,其他方面可能也会跟着好起来。我做班主任的时候,班上曾有一位学生成绩不好,各方面表现也不好,找他谈了多少次都收效甚微。怎么办,我还是在学习上寻求给他刺激:先让他语文考试成绩上来一点,再苦心辅导让他写了一篇还不错的作文在班上读,最后让他帮我改一些语文选择题……渐渐地,他的语文成绩上来了,对语文感起了兴趣。慢慢的,我又让别的老师鼓励他,给他搭台阶,结果还就真的见效。我跟很多老师谈及转化后进生的秘诀,大家公认的最佳路径还就是努力吊起学生学习的胃口,让孩子的学习成绩好一些。


很多人都在抨击我们的考试制度,认为它不利于人才的选拔,这自然是有一定的道理。但认为考试就只能考出学生的知识,不能考出学生的能力,对这一点,我不敢苟同。一张试卷,如果出得科学一点,是能全面反映学生的知识和能力水平的,它会考查学生的识记水平、分析判断能力、思维品质等等。考试成绩优异的可能有个别的“书呆子”,但绝大多数都是德才兼备者。这一点,已经被历史充分地证明过。封建社会的科举考试,中举的、中状元的基本上都是佼佼者,饱读诗书,明理善思,所以才能担当起经纬国家大业的责任;恢复高考那么多年,无数的高校毕业生,毕竟都成了各条战线的“顶梁柱”;现在的学子能考取诸如北大、清华这样的名校,他们的学问功底毕竟深厚一些,他们大多到底还是成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大器”。

我们教育孩子,要关注学生的全面发展。这种关心,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要想方设法,努力让孩子喜欢学习,并且学习成绩尽可能好一点。优秀的老师和一般的老师一个显著的区别,就在能不能把孩子的学习兴趣调动起来、学习精力集中起来、学习方法优化起来、学习能力强大起来、学习效果显现出来。一个学生,认真做学生阶段他所应该做的事情,并努力做好,他以后会有好的发展。“学生以学为主”,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关键是我们老师要尽其所能,义不容辞的将这句话落到实处。

张耒《鸡叫子》赏读

张 耒《鸡叫子》赏读


 


平池碧玉秋波莹,绿云拥扇青摇柄。


水宫仙子斗红妆,轻步凌波踏明镜。


【古诗意译】


湖面碧玉般清澈,微风拂过波光粼粼,荷叶青翠亭亭而立,像一把把绿扇凌波撑起。盛开的荷花像水宫仙女争奇斗艳,一个个似洛水女神在如镜的湖面起翩翩舞。


【阅读引导】


这首咏荷名作先点染出莲荷所在环境,碧波千里,秋波粼粼,然后描摹出荷叶的亭亭玉立,楚楚动人。渲染以后,诗人将镜头对准艳丽的荷花,描摹出争相竞放的英姿,又突出其凌波翩翩的优美姿容,美丽动人的优美形象让人顿生怜意。整首词比喻丰富,描摹贴切,浑然天成,生动凸显出荷的动人魅力。


【诵读提示】


诵读这首词时要注意读得委婉低回,一唱三吟,不要读得铿锵有力。“轻摇柄”本来是“摇轻柄”,作者是为了押韵而倒装。后两句要带点夸饰的语气读,将荷花鲜艳的姿容和轻盈的身影惟妙惟肖地渲染出来。

【相关链接】
张耒(1054-1114),字文潜,号柯山,人称宛丘先生,宋代诗词名家,谯郡(今安徽亳州)人。苏门四学士之一,诗学白居易、张籍,不尚雕琢,平易舒坦,其词风格婉约,与柳永、秦观相近。著有《柯山集》、《柯山诗余》等。

《漫步大语文的教与学》序


郭志明


翻阅俞玉萍老师的《漫步大语文的教与学》书稿,一种莫名的兴奋渐显强烈:一位热爱生活、捧到书就废寝忘食的普普通通的知识女性,一位长期在教学一线孜孜不倦地与她的学生一起读着书、写着文的爱业乐教的语文老师,一位教着语文就忘掉一切、走进课堂就情绪激昂的苏霍姆林斯基的追随者,她对语文有那样独特而深刻的理解,她教语文有那样别致而深受学生欢迎的路径,她给孩子们展示的语文世界是那样的绚丽而多彩,她的孩子们学语文是那样的渴求、开心、投入和幸福……每一个教语文的老师读读这本书,不可能不汗颜;每一个读过这本书的语文老师不可能不反省,不可能不激动,不可能不想去有所作为:我们是在教语文吗?我们能像俞老师那样去教语文吗?我们有没有感受过教语文的无以言说的幸福和快乐,我们能不能把这种感觉传递给我们的学生?我们有没有和孩子们一起沉入语文的世界享受快乐又有所创造?


也许我们看到书中所呈现的一个个课例,会叹服俞老师教学技艺的高超;也许我们看到书中所刊载的一篇篇学生的习作,会欣赏学生的高明;也许我们看到这本书的体例会感叹作者构思的新颖。但如果只看到这些,那就真是浮光掠影、走马观花了。俞老师说:“我的写作目的非常简单,是想通过本书改变当前中学师生生命行走的方式,我渴望所有的语文老师与语文老师手下的孩子都能读得精彩,活得精彩,写得精彩。我想还语文学习本真幸福的样态。如果全中国都能这样读好书、写好文、生活好的话,那是整个民族的幸运。我反对教书为考试,一旦教书只是为了考试,则所有的教与学的生活都是沉重的负担与机械的重复,师生的今天与明天的生活都将被彻底摧毁。”这是俞老师的真情告白,而透过这种告白深藏于这本书的底层,或者说流溢于这本书字里行间的,是俞老师独特而本真的语文教学观,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就是这种语文教学观的生动演绎。


首先,俞老师教语文,是基于大教育背景下的语文教育、语文教学。“我想说:语文教育的使命应该而且必须是让每个孩子成为人性意义上真正的人。”所以,她从来没有只从语文教学的角度理解和思考语文教学,而是置学科教学于教育的背景之下。“我主张:语文教育,不仅仅要关注人的现实生活,更要关注人的心灵生活,尤其是把追求人性的丰盈与完善作为永远的目标。”所以,她认为:语文像阳光,无处不在。“书本中有语文,因为有文字,有思想,有感情。自然中有语文,因为有色彩,有声音,有形象。艺术中有语文,因为有灵感,有智慧,有启示。生活中有语文,因为有真诚,有善良,有美好。心灵中有语文,因为有想象,有思维,有创造。”正因此,她教语文,是为了让学生做人;她的语文教学没有紧扣教材的仄狭,不是只教课文的片面,而是融班主任工作与语文教学于一体,融生活的体验与语文教学于一体,融有品质的阅读与语文教学于一体,创造了语文教学的高雅境界。特别是她不让学生背枯涩的文字,不让学生做无聊的题目,而是让学生阅读,让阅读垫高心灵,让阅读丰厚素养,让阅读激发灵感。“她几乎不让孩子去做习题,她用更多的时间让孩子读书,他们初一、初二、初三读什么她分得很清楚,他们共读的书与个性化的书她都分得很清楚。”这样一种大视域下的语文教学,体现出一种大气,给人一种震撼。


其次,俞老师教语文,是大语文体系中的语文教育、语文教学。她不是就课文教课文,布置题目让学生写作文,而是坚持“大价值目标”下的“大语文教育”,它由“大阅读”、“大生活”、“大写作”三部分构成。“所谓大阅读,即给学生提供系列化、大数量的经典作品,引领学生每天赏析经典文本,自主进行深度阅读,在阅读中丰富自己的各种体验、各种情感,在阅读中成就大胸怀、大智慧、大德性,让经典中的文明在阅读中得以延续、发展。”这种大阅读不只是为了积淀,更是舍弃了功利,那是一种人格的养就,那是一种视域的高瞻。当阅读超出了应试的层面,达到读以养性、读以怡情、读以塑德的高度,那就真是一种大阅读,而这种阅读所铺就的丰厚,绝对可以成为学生做人、做事、做学问之本;“所谓大生活,即和学生一起创造人类美好的生活,并让每个人都学会享受学校生活、家庭生活、社区生活,享受道德生活、智能生活、体育生活、艺术生活、劳动生活等等。让美好生活本身成为学生人格智慧成长的一部分。”孩子天天进校读书、在家作业,生活似乎很有规律,又是那样的单调枯燥。可俞老师让学生去沉入生活、拥抱生活,感受生活的快乐,享受生活的温馨,并在生活中创造。当孩子们不只是学校的学生,而是生活的主人,那一切在他们眼里是多么的新鲜,一切在他们看来都是应有之义,那时时都是学习之时,处处都是学习之地,他们与生活的亲密接触就成了自己的成长轨迹;“所谓大写作,是建立在生活基础上的写作。它引导学生用自己的心去描述美好的生活、美好的人性,让美好的生活或者对美好生活的追求通过文字传播更远,从而唤醒人们创造美好生活的热望。”作文不再是负担,而是心灵袒露的必需。作文不需要布置,而是成为一种学习自觉。这样,没有了生拼硬凑,没有了无病呻吟,写作成了生活的一种习惯,成了学习的自动生成,作文就变成了人生的有机组成。俞老师教语文,其“大阅读”、“大生活”、“大写作”的有机融合,是不是为我们当今的语文教学指示出一条完整而别致的路径?


第三,俞老师教语文,是高于技术层面、训练层面的语文教育、语文教学。学语文需要训练,语文教学,人们也比较推崇教学设计的精巧、训练安排的精致,所以,流程的圆润巧妙、训练的严密科学往往成为衡量语文教学优劣的标准。俞老师当然也注意这些,但他的语文教学更追求的是学生阅读和写作的积淀、欲望、态度等等,更多地体现语文教学一种形而上的追求。她上语文课,常常和学生一起读课外的文章;同一篇课文,她在不同的教学场景会以不同的教学构思呈现。她很少要学生写什么“命题作文”,写什么,写多少,怎么写,孩子们随心所欲。是啊,语文教学其实是一种滋润。当阅读变成做文章后面的几条题目,当写作变成按照要求、规定字数的机械训练,语文教学也就走进了“死胡同”。俞老师教语文,短期内你可能看不出她所教的学生语文成绩会比别的班级高出什么,很多时候她的学生考得不如别人。可时间长了,蕴蓄足了,其功力也就渐趋明显了。俞老师带的班,初一初二时语文成绩并不冒尖,但到了中考,她每年的中考成绩在全海门、全南通市都遥遥领先,连续几届都是这样,而且要超出平均分二十分以上。“俞玉萍说她一定不为分数教语文,但是我要说分数却是对她的额外奖赏,这是对她全身心投入大语文教育课程建设当中的奖赏。”这是他的领导和同事们对他最中肯的褒扬,这种褒扬其实是对俞老师语文教学之路的肯定,而这种肯定或许正是人们所希望的语文教学方向。俞老师内心非常感谢张炳华校长,感谢学校的领导和同事,正因为有了那样一种好的环境,她的语文教学才能够结出丰硕的果实。


俞玉萍老师是当今语文教坛的一朵奇葩,她的教学个性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语文教学通讯》、《语文教学与研究》等著名杂志对她进行了专门的推介。风格是她自己的,很多人想学但又很难真正学到。我想,作为一线的语文老师,我们从俞老师身上得到启发,还是要致力于解决好语文教学的一些基本问题:①.语文教学要正本清源,回归本色。语文应该教什么,语文应该怎样教,对这些问题,我们应该有一个基本的价值取向,就是要弄清语文的“要义”,回归语文教学的本色,让语文教学洋溢“语文味”;②.语文教学要坚持读写结合,以读引写,以写促读。就语文教学的大系统看,要形成读写结合的系列。就每一篇课文的教学而言,要注意从写作技法上给学生以必要的点拨指导。这样,教材所涉及的所有体裁教完了,学生也能熟练于各种文体的写作;③.语文教学不能猥琐,而要呈现出一种“大气”。把握教材,注意从“大语文”的视角驾驭;教学目标,注意从“全语言”的方面培养;教学流程,注意从“工具性”的根本增益学生素养;教学设计,注意从“主体论”的原则把学生推到前台;教学效果,注意从“综合型”的角度全面达成;教学风格,注意从“这一个”的角度打造。④.语文教学要体现灵动、悟性、美感,创造一种理想的境界。灵巧的教学设计使课堂教学别具一格,灵活的教学方法使课堂教学臻于完美,灵妙的教学流程使课堂教学精彩纷呈,灵动的学生群体使课堂教学洋溢生机。语文教学,要“随本”、“随情”、“随境”,找准切入点,抓住联系点,揪准升华点,实现教学要素的通融、听说读写的交融、师生互动的和融。⑤.语文教学要坚持悟透文本、用好教材,不能舍本逐末。语文老师要静下心来,将教材研读透彻,读出自己对课文的独特感受来,读出真知灼见来,从而带着我们的学生去感受艺术的魅力。教学中不能被别人的见解所束缚,不能被教参所左右,通过广泛收集资料,弥补教材和教参的不足,修正教材和教参上的错误,以自己的静观视角去“遭遇”作品,努力实现对作品的实然解读、个性化教学。⑥.要让学生真正成为语文学习的主人,让语文学习成为学生的向往。课堂上,要尝试“选学式”的学习模式,凡学生能够做的事无条件让学生去做,充分营造学生自主学习的环境,真正落实立体的对话机制,努力创造给学生表现的机会,而老师则扮演好自己引导者、提醒者、点拨者、推进者、纠偏者的应然角色。⑦.语文教师必须有独特的、不同一般的高雅素养。教师的自身素质会影响学生对老师的崇拜度,影响学生学习的兴趣、习惯和方法,影响学生的知识面和能力的级别,影响孩子未来的发展。教师主要应该具备五方面的基本素质,即人格魅力、深厚的知识功底、独特的教学风格、高超的教学技能和创新的品质。⑧.语文教学要善于探索,不断创新。要善于挖掘文本的“别一种解读”,善于疏浚文体的“鉴赏通道”,淡化文体界限,打通文体的鉴赏通道,用小说的技法品读散文,用戏剧的匠心欣赏小说,从而创造新颖别致、另有洞天的阅读效果,给学生更美的艺术欣赏;要为语文学科打开一扇“窗”,让其它学科的知识流入我们的语文课堂,也要引入其他学科的教法“活水”。


俞玉萍老师曾经是南通市第一梯队名师培养对象,现在,她已成为江苏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并建了自己的“名师工作室”。作为一名教了近二十年语文又对语文学科情有独钟的语文教育工作者,我有幸参加“南通市名师培养导师团”,与其他导师一起,多次听俞老师上课,经常与俞老师交流和探讨语文教学的问题。大家都很欣赏俞老师的教学风格,坚信她是一位极具个性又具有极大发展潜力的新生代名师。俞老师成为了远近有闻的名师,因了她的努力,因了她具有那种发展的潜质,更因了她的“纯”:做人的单纯——永远怀揣一颗童心,永远是一个长大的儿童;为师的清纯——心中只装着她的学生,精心经营着她的完美教室;为语文教师的雅纯——把语文教学作为一种高雅的生命状态,用语文教学塑造着孩子们的高雅人生。这种单纯、清纯、雅纯,也许正是一名杰出语文教师必备的底色,而俞玉萍正是具备了这种底色的语文教师中的佼佼者。我为有这样的语文老师而欢欣,更希望着语文教坛有更多的俞玉萍式的真正意义上的语文老师,那是语文的大幸,更是孩子们的大幸。


语文教师,请读读《漫步大语文的教与学》,你一定会有所触动,也一定会有所行动。真的!


是为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