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唤“走心”的校园生活

呼唤“走心”的校园生活


郭志明


校园生活对于孩子生命成长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她理应时时处处,给学生留下美好的记忆,成为学生心中的圣地,成为学生一生前行道上的温馨伴侣伟大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为之倾注大量心血的帕夫雷什中学,学生即使退休以后,每当经过母校,都要脱帽致敬。不难想象,学校给他们留下了太多的美好记忆。这种记忆,已镌刻到他们的脑海,融入了他们的血液,内化为他们的品质、气质。


网络上有个热词叫“走心”,指能触动内心让人感动,源自于歌手杨坤在《中国好歌曲》中多次强调要做“让所有人走心、感动的歌”,他因此也被冠以“走心神”的称号。反观我们的教育生态,我们离“走心”的校园生活还有很遥的距离。某校毕业年级进行语文学业水平测试,要求学生以《留恋》为题,写一篇600字左右的作文,孩子们写的大多还是亲情的温馨、风景的美妙、旅途的欢欣,很少有学校生活的美妙瞬间。这其实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创造“走心”的校园生活,这不仅关乎孩子的现在,更影响着孩子的未来;这不应是停留在口头的理念,而应落实在学校工作的方方面面,渗透在日常的行为和身边的细节。


老师要真正成为孩子心目中的“精神伴侣”。老师是教书者,更是育人者。老师首先是教师,然后才是学科老师。我们不能把自己定位在“授业解惑”上,而要更多的担负起“立德树人”的神圣职责。孩子来到学校,尽管他们的家庭背景和生活现状差异很大,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信仰,那就是对老师的崇敬、信任和依恋。所以,我们要全面了解每一个孩子的实境,给每一个孩子以同等的尊重、关心和帮助,时时刻刻,让他们从老师的眼光里看到温柔,获得鼓励,激发学习和生活的勇气。当一个学优生因孤傲而止步不前,老师的提醒会让他醍醐灌顶;当一个留守儿童因家长会的父母缺席而沮丧,老师当着孩子和父母进行一次通话,会让孩子泪盈眼眶……善解生意的老师,学生终身难忘,优美的老师形象会伴着孩子的一生成长。


课堂要真正成为学生自主学习的“诗意空间”。学习是儿童的天性,在知识的海洋遨游是儿童生命最美丽的呈现方式。然而,满堂灌、满堂问的教学方式,完全忽略了学习主体,儿童的生命无法打开;定流程、求高效的课堂教学模式,又丢弃了儿童生命的多样性,不能给孩子的个性张扬以宽敞的空间。现在,我们刻不容缓的要变“教”的课堂为“学”的课堂,老师为学生的学而教,为每一个学生的学而教,不同水平的孩子有不同的学习路径,有独立的探究空间,学习就成为了他们的喜爱,成了他们的生活方式,成了他们的生命追求。钱学森先生非常怀念在北京师大附属中学和加州理工学院读书这“他一生中两个最关键时期。那段时光,为每个学生提供适合的教育,把着力点放在激发学生学习兴趣、提高学习能力、培养创新精神和实践水平上来。是啊,学习能力是学生必须具备的终身发展的能力,学校获得的学习喜悦会成为学生发展最宝贵的财富,这笔财富会让他终身受益。


活动要真正成为学生生命发展的“关键事件”。不能说我们的学校不注重学生活动的开展,活动课程也已经由理念走向行动。但总体而言,班会课、升旗仪式、科技节等活动的开展,从组织者角度考虑得多,从孩子角度考虑得少,应景式,老套路,缺少创新思维,学生的心里并未产生震撼。英国南部有所小学,要求所有的孩子在一个学期当中,每人要过一个聋日、一个哑日等。盲日这天,眼睛就要被包起来,什么都不能看,让他体会看不见世界的痛苦;要吃饭了,要上厕所了,就分派别的孩子去帮助他们,被帮助者自然体会到作为盲人对别人帮助的渴求,而帮助者也感受到了帮助别人的快乐。体验别人的痛苦,感悟给别人快乐则自己也快乐,这种“亲身体验”所产生的教育效果,要比说教式的教育、只注重形式的教育不知要强多少倍。这种创新设计会成为学生生命发展过程中的关键事件,产生积极而深远的影响。 


教育说到底是一种精神传递。学生时代获得美好,打下的是他们生命的底色,奠基的是他们美好的人生。都说教育要为学生的终身发展服务,而这一目标的实现,关键取决于我们的教育能力。


教育者,我们都具备了为学生的终身发展而教的教育能力了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