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当下情境:语文教学首要立场

面向当下情境:语文教学的首要立场


郭志明


语文学科是一门充满活力的学科。第八次课程改革以来,许多优秀的语文教学工作者勤于学习,不懈实践,提出了种种语文教学的主张,打出了名目繁多的旗号,建构了不少语文课堂教学的模式,其探索精神和教学成果有许多可圈可点之处。但是,语文教学是以课堂为特定的“场”的,师生围绕着文本,在这个“场”中发生关系,这个“场”除了时空相对固定以外,整个教学流程中师生对文本的解读、对细节的理解、对问题的认识以及师生陈述的评价等,会有许多“生成”的呈现,这种呈现是无法预料并定好解决路径的。换一个角度说,一篇课文,究竟应该或者可以解决语文学科哪一方面的问题,究竟要指向学生哪一方面语文能力的培养,究竟要抓住哪些教学资源,那也是不确定或者根本就无法确定的。所以就课堂而言,语文教学究竟教什么、怎么教,课堂流程到底该怎样组织和展开,引申开去,课堂教学中语老师应该有怎样的定位和教学水平,如何真正实现学生的主人地位,如何让课堂既生机无限又能切实提高语文教学的效益,这一直是广大语文教育工作者苦苦思索的问题,尤其是在眼下学科教学非常热闹、主张旗号倏然飘忽的现状下。其实,冷静观察和分析,不少语文教学名家独树一帜的论述,以及他们执教的一堂堂生动课例,一直在给语文教坛吹着一股股清新的风,也给现状中的语文教学作了一次次很好的诊断,并开出了自己有个性的处方。



我们时下流行的教学“预设”偏离了应有的方向。语文教学是需要预设的,问题是我们该“预设”什么?现在的所谓“预设”,关注的是所谓的教学目标、教学流程,细化到提什么问题,让学生做什么题目。而且过分地强调预设的意义,导致课堂教学完全按统一的教案、课件去推进,按预定的程序、固定的环节去实施,忽视了学科的特质,忽视了学生的个性,课堂失去了灵性,学科失去了滋味。你看那种很时髦的“主问”式教学设计,就预先设定好课堂教学的“主问题”,又设计好相关“枝问题”,教学时就真是“满堂问”了,流程就在一问一答中机械地行走,教学了无生趣。就语文教学而言,我们的“预设”其实不应该是一种“微观”的准备和设计,而应该是“宏观”的“充电”,它涉及学科素养、课程架构、学生学情等,正像特级教师凌宗伟先生所说:“作为语文教师更应当在语文学科的课程体系上用一点心思。没有对课程清醒的认识,也就无法从事有效的学科教学。”“作为教师,必须尽可能地搞清楚我们面对的具体的学生具备怎样的能力,有些怎样的遭遇,他的家庭背景如何,他所接受的家庭教育怎样,如此等等,如果我们不了解,那么我们采取的所有的教育行动,就有可能是劳而无功,甚至是适得其反的。”我们还是很赞赏那些有底蕴、有实力的老师们对“预设”的理解:“为了这堂课,我准备了一辈子。”换一种说法,老师要备具体的课文,更要时时处处备“语文”这一篇大“课文”。有了这种积淀和思考,随便上什么课文,随便是那种课型,课堂上我们都能够信手拈来,左右逢源,相机而教,精彩纷呈。


语文课堂教学必须基于“当下”。当老师来到教室,来到学生面前,当我们进入了课堂教学这个层面,老师应该是带着文化的、学科的、文本的积淀,与学生们一起融入课堂这一特定的“场境”中,交流与碰撞,拓展与升华,而不应该是带着固有的模式或套路,按照所谓精致的预设去教学。也就是说,老师一定要面对“当下”。这个“当下”就是语老师面前的课堂,就是眼前学生的“学情”,就是老师和学生共同走进的教和学的“情境”。课堂教学必须依据课堂流程的走势、当下学生学习的状况、特定的课堂“学习场”有效地展开,灵动地推进,富有张力地活跃,让语文课堂洋溢生机,充满活力。语文特级教师、南通市教科研中心李凤执教白居易的《观刈麦》,没有刻意的预设,没有精心设计的问题,师生围绕着文本对话,一直在字里行间穿梭行走,构成课堂这一特定时空的“学习共同体”,老师娓娓道来地引着,学生全神贯注地吟着、想着、品着、悟着,自然生态,课堂流程犹如风行水上,杨柳依依,和煦着,生动着,文本的精华就这样渐渐的嵌入学生的脑中,孩子的语文素养就这样潜滋暗长的增益着。在这样的课堂上,老师携着孩子一起游弋语文海洋:字义句义,学生从课本注释中、从简单的讨论中、从比较分辨中形象地理解;诗脉梳理,学生从诗句的朗读中、从文言与白话的对应理解中、从表达的简洁精确中恰切的概括。老师呢,则作必要的点拨、纠偏。这样的一种师生双主体间的水乳交融,让学生感到特别的放松,特别的专注,特别的有兴味。品到“贫妇拾穗”时,老师插入“藩镇割据”时代背景的介绍,学生一点即通,很快就能理解诗歌所表现的社会现实。接着,又介绍作者亲眼目睹了赋税对人民造成的伤害,写下的反映社会现实的《观刈麦》《卖炭翁》等作品,学生激赏其人品和诗品,尤其赞叹白居易的社会担当精神。这样基于当下的教学,没有所谓精致的预设,没有任何矫揉造作的痕迹,一切基于课堂,一切基于情境,一切按照学生思维发展的逻辑走向,自然而生动,又有非常好的效果。我们看老师的课堂,学生全身心的投入学习,时而深沉的思索,时而会心的微笑,时而与左邻右舍交头接耳,开开心心,思路充分的敞开,在享受中学习。而老师自己呢,完全把自己作为学生,与孩子们同步地想着、议着、笑着,在享受中教学。这画面,何尝不是语文课堂教学的理想境界?在这样的境界中教和学,我们又何必要操心教学的质量呢?


                            


正视课堂、直面课堂的教学才是真正的教学。老师的聪慧自然是彰显在灵动的课堂上,而学生的成长更是依赖于一节课一节课的累积。我们的课堂教学必须一切基于学生的学,一切为了学生的学,一切促进学生的学。当学生沉入课堂学习情境而老师因境而教,那就达到了语文教学的最高境界,也是语文教学效益之源。而要真正实现这一点,必须根据课堂的行走动态、根据课堂上学生的状态即时生成、即时合拍、即时共振,这是无法预期也是难以预设的。假如有了预设,那就是老师在那里运作,在蕴蓄,在推波助澜,学生可能蒙在鼓里、可能懵里懵懂,根本无法到达老师所要求的地步,学生就不可能有切身的真实体验,就不会被激活真实的情绪,开放的、多元的思绪和思想就产生不了,课堂呈现出来的就自然是人工刻意的、不自然的、虚假的,自然也达不到课堂教学的理想境界。我们看凌宗伟老师的高三材料作文指导课,他让学生写一段夹叙夹议的文字,学生会写什么,会用一些什么方法写,这当然无法预设。而老师对学生的写作指导,当然要按照学生的作品去相机指导。学生的文章内容不同、结构不同、方法不同、题旨不同,指导的角度自然也就不一样。老师留了足够的时间让学生完成习作以后,用实物投影仪投影出学生的作品,一篇篇让学生评点,抓住学生的意见进行“追问”。在这过程中,老师做一些必要的点拨、纠正,有时又在学生意见的基础上加以必要的推进,在关键处做一些引申,比如对文章几种结构的补充介绍……不难想象,在这样一个特定的课堂“场”中,老师顺着学生的作品,应和着学生的思路,给予着必要而又重要的指点,这完全是一种顺境而教、相机而教,而学生呢,他们不可能不投入,他们一直专心致志的进行着自我完善、自我调整、自我升华。这种滋养,不只是文字的、作品的,也是人生的、生命的。老师凭着自己一辈子的涵养在引着学生学习,在导着学生发展,在呵护着学生的生命成长,这既注重“术”,更注重“道”的语文教学,正是语文课堂教学所要追求的方向。老师的教学启发我们:老师执教语文,其目光所聚应该是真实的课堂,其着力之点应该是流动着的课堂,其智慧和艺术之神应该在课堂上闪烁光芒。


其实,过分强调“预设”,反映的是我们语文教师和教学管理者的一种“惰性思维”。预设是老师预设,老师的预设其实是无情境可言的,一切按照老师对文本的理解、对教学目标的设定、对教学流程的谋划。而课堂将会是一种怎样的状态,学情到底是怎样的,教学流程中会发生一些什么事,会有一些怎样的变化,这些,老师是不会去考虑,也考虑不到的。于是教学就按设定的轨道走,按部就班完成任务就行。学生呢,则被老师牵着,像一个木头人,老师叫做什么就做什么,完全没了自己的主动,更不要说积极主动、全力投入了。一堂课下来,学生懂了什么和不懂什么,学生在课堂上有没有产生一些激动、灵感,有没有想老师或同学提一些问题的冲动,那更是无暇顾及了。这样的课堂,按照一些专家的表述就是“我对你”的课堂,师生关系也根本不是“我和你”的关系。老师的这种“惰性”,带来的后果是很严重的,学生没有了学习主人的定位,他的学习就永远是亦步亦趋,实践和探索的素养永远也养就不起来。作为教师,我们只有充分认识到师生关系是一种对等的“你和我”的关系,我们才可能在我们的教育行动中,努力避免统治与屈服,命令与服从的关系。进而自觉地、有意识地改善我们的教学方式与方法;而教学管理者所以热衷“预设”,热衷于集体备课后所谓教学设计、教学课件、作业等的统一,也是想当然的认为统一了教学内容和时序安排,就能消除教师因个体差异带来的教学差异,就可以真正实现所谓教学质量的均衡。殊不知这种扼杀个性的所谓“预设”,让教学无现场感,让课堂生硬僵化无灵动,调动不了教和学两个积极性,其实正是要把质量向落后、向更加薄弱去推。有位名师说得好,“按程序走是最简单、最保险的,至少不会在各种各样的考核中出岔子的,因为我是按照你们提供的套路走的,要不就是你们的套路有问题,要不就是考试试卷出了问题,总之问题不在我们这里。当我们进一步习惯了按着剑谱练招式,照着统一的教案去宣读,下载现成的课件,去翻页。谁还会去想,这教案适合我吗,这课件适合这课堂呢?”


                           


说到底还是要提高语文教师的素养。这种素养,首先是作为教育者的素养,他对学科的敬畏、对课堂的敬畏、对学生的敬畏,以及热爱学生的情怀,教学的民主作风。在教育关系中,作为教育者,千万不能把学生只看作是教育的对象,而要在与孩子的相互尊重、热爱、理解的生活体验中,共同完成教育的旅程,享受教育活动带来的快乐,寻找其意义所在。一线广大的语文教师,当我们走进课堂的时候,不能以老师自居,不该摆出一副师道尊严的态势,而要有阳光般的温暖,对待学生像家里人一样,以平等的、和蔼的姿态出现,没有高低之分,没有师生之别,用鼓励的眼光看待每一学生,用倾听的姿态聆听每一位学生的发言。这是一种姿态,其实是语文教师应有的核心素养;其次是学科的素养,包括学科知识的广博深厚,阅读世界的广泛涉猎,各种文体的驾轻就熟,拎起来就教的教学功力等等。南京外国语学校的柳咏梅老师听说邻班同学语文课上背诵了一篇写大地震中一个父亲故事的文章《父之殇》,感觉到文章很美,便推荐给自己的班,并作为中考阅读材料即兴出题,和学生上起了中考复习课。她出的几道题都是典型的中考阅读题目,涉及中考阅读测试的多个方面,有梯度,成系统,足以显示出她作为一名优秀的语老师非凡的教学功力:利用身边的教学材料作为教学内容,体现教学资源的开发能力;根据文本内容迅速地梳理归纳、提纲挈领,这是文本的解读能力;题目设计系统、科学,题目分析准确、有条理,这是命题解题能力;引导学生阅读理解,充分顾及各层面学生的学习倾向与能力,这是课堂的设计与组织能力……随便点一篇文章,稍作准备就可以即席执教,这种语文教学的水平靠的是深厚的积淀,靠的是独特的悟性,这正是我们广大一线老师最需要不断锤炼的语文教学的基本功;还有学科教学的素养,他的学科感、课感、教学的基本路径和策略、轻松应对课堂生成的能力和水平等。观特级教师、海门教师发展中心俞玉萍老师执教梁衡的散文《夏》,你会强烈感受到她身上所体现的学科教学素养。她以自己对语文的钟情和独特悟觉,让课堂表现出“三随”的特征,即“随本”。教什么,怎样教,根据文本的实际,没有一本正经的“导入”,不搞字词疏通的“扫除阅读障碍”,不见一问一答式的机械方法,而是用“写意”的手法,就是让学生去朗读,就是让学生去体悟,就是让学生去比较,就是让学生去联想;“随情”,以自己的朗读优势感染学生的情绪,以善于引导的特长带学生轻松自如的行走在文字铺设的路径上,凭细腻精致的阅读个性引学生细细咀嚼文字的精妙,她以追求新颖别致的独特让学生在阅读中时有发现和产生独有的喜悦;“随境”。根据课堂的走势因势设境,自然而巧妙的推进课堂教学节奏,修改或者变更预设的流程和环节设计,一切从课堂情境出发,一切追求学生学习的效果。课堂教学的随意,反映的是教师的底蕴和机灵,课堂体现出的不只是一种教学的过程,真真切切是一种文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老师所表现出的“道”和“技”的素养,是令人啧啧称赏的。


面向当下是语文教学的首要立场。学科教学虽然需要讲究技巧、讲究艺术,但相对于学科本身而言,那毕竟是“末”。根本的是语老师心中要有学科、要有文本、要有学生;学科教学虽然需要在教学活动展开之前有一些设想,预设一些场景,但老师和学生真正发生关系的地方是在课堂,在课堂这一特定的时空,在教学流程这一特定的场景中。面向当下也就是语文教学,师生在课堂这一特定的场景中,共同面对教材,共同面对教学话题,一起游弋,一起学习,一起探讨,一起解决学习问题。这种解决,离开了课堂,离开了师生发生面对面关系这一特定的场景,就难以取得理想的效果。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法那法,预设东预设西,最根本的是要在课堂这一特定场景,课堂规则由师生共同制定,结论由学生在体验中产生,多元的路径让学生深切感知许多问题的答案不止一个。这样的课堂,老师有可能会“失控”,但失去了“此”,会赢来“彼”;失去了“点”,会赢来“面”, 失去了“知”, 会赢来“能”;失去了老师的“控制”,会赢来学生的“开放和发展”。说到底,在这样一个开放、多元、充满活力的时代,每一个语老师都要真真切切的转变自己的教学观念,都要切切实实的改变自己语文教学的行走方式:面向当下,面向特定的语文教学情境。

发表评论